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陇南日报  >  周末特刊

故乡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2018/03/19/ 14:41 来源:陇南日报 杜永昌

故乡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杜永昌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中离开故乡已四十年,我已由当年那个怀揣梦想的青涩小伙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漂泊的日子里始终伴随着淡淡的乡愁。这些年来无论我漂泊在哪里,但对故乡的思念之情一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我的故乡文县口头坝乡豆家湾村中茶山,坐落在雄伟挺拔的云雾山下,三面环山,初冬季节天气晴朗时,可以远眺到白雪皑皑的岷山。如若将云雾山比作一尊大佛,中茶山正好在大佛的怀中,左边的罗家岭山脉和右边的笔架山山脉,则犹如大佛的两只手臂,时刻护佑着坐落在怀中的中茶山。

  这是一个古老、宁静,又纯朴的小山村。据正在修编的《中国民俗志?甘肃文县卷》记载,在汉代就已有氐人先民居住,明代初期居住的先民以氐、羌、藏族为主。到明永乐年间,为了巩固边关,教化“异族”,明朝地方政府开始了往白龙江流域大规模地迁徙汉人的“工程”。后经明清两代的军屯、民屯,使汉族逐渐成为白龙江流域的主体民族。至今,故乡的人们依然延续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俗。

  不可否认,故乡曾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地域偏僻,山大沟深。乡亲们买一斤盐或者一瓶醋都要下山爬坡到四十里外的口头坝或三十里外的五库乡政府所在地去购买。村民的一句顺口溜:“背时地方死烂岩(ai),一天穿烂一双鞋(hai)。”曾广为流传。

  那弯弯曲曲的山路不知磨烂了多少双先辈们的鞋底,磨弯了多少先辈们的脊梁,也阻挡和禁锢了先辈们对外界了解与探索的欲望。

  我八岁离家到口头坝住校读小学、初中,高中是在长丰沟磨坝村庙梁上的阳山农中就读的。

  求学的日子是艰辛的,我用小背篓背着够吃六天的土豆、玉米面、酸菜和六个窝窝头,每周在家和学校之间往返一次,在故乡那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整整走了十年。山路弯弯,不仅磨炼了我坚强不屈的意志,更进一步激起了我“好好读书,走出大山”的信念。

  参加工作后,每年回故乡探望父母,跋涉那弯弯曲曲的山路成了我最发怵的事情。每当我在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出差或开会时,看到那里发达的乡村公路,就期盼着故乡什么时候也能修一条通往外界的乡村公路,哪怕是最简易的拖拉机便道也好啊!

  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实施和综合国力的增强,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扶贫力度逐步加大,故乡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近几年,故乡通了电,通了水。“村村通工程”让彩电进入了农户。故乡的人们通过电视了解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他们心目中的北京和繁华的大都市。故乡人的思想、观念,以及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

  父亲去世后,母亲不愿意离开故乡,也不愿意在我们几个外地的姊妹家中多住。母亲固执地坚守在故乡,我们只能顺从她的心愿,留母亲和小弟在故乡居住。

  2013年秋天,我回故乡看望母亲时,在文县中庙镇政府工作的三弟和担任村支书的侄子告诉我,故乡将要修建通往外界的乡村公路。于是,盼望能坐车回故乡成了我最大的愿望。

  2017年9月下旬,我在云南开完会后直飞成都,借道四川回故乡探望母亲,担任村支书的侄子开车来接我回故乡。终于可以不再用双脚去丈量回故乡的路了。车在蜿蜒的乡村公路上欢快地奔驰着,侄子一边熟练地开着车,一边向我介绍着家乡的巨大变化,村容村貌亮化工程、村内巷道水泥路面铺设、修建公共厕所、垃圾集中堆放、架设太阳能路灯、修建村文化广场等等。他说,这几年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扶贫投入很大,拨了用于农村基本建设项目的专项资金,县、乡两级政府都非常重视,文县口头坝乡党委的一个副书记专门负责村子的扶贫工作。他还说,将来还要开发云雾山的旅游项目。不知不觉中,车到了村口,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漂亮的小山村。

  没有都市的喧嚣,没有雾霾的困扰,绿树掩映中的村庄,是那样的温馨祥和。脑海中突然涌现出陶靖节先生《归园田居》的诗句:“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蓦地心中有了“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的触动。

  一个秋雨初晴的下午,我与儿时的发小坐下闲聊。侄子领着两个年轻人前来,介绍说是口头坝乡党委的刘平副书记和包村干部小马。

  刘平是一个长相帅气的“80后”,老家在文县县城。交谈后得知,刘平已在口头坝乡工作了6年,早先负责豆家湾村的包队工作,现在负责长北片的扶贫工作。刘平谈了豆家湾-柏林环线乡村公路从规划设计、立项审批、资金筹集、工程施工的全过程,以及遇到的各种困难。还谈及县、乡两级政府近几年在豆家湾扶贫工作中所取得的成果:县水务部门出资解决了人畜饮水问题,县住建部门出资加固、整改、亮化了群众的住房,县交通部门出资解决了乡村公路的硬化问题,县财政部门出资解决了村内巷道的硬化问题。

  在谈到豆家湾村目前的状况时,刘平说,现在虽然水、电、路、房屋等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完成,但由于这里地处高山,坡地较多,农业生产形不成规模,加之交通闭塞,全村5个自然村131户共487人中,贫困户就有100户多达377人,属于深度贫困村社,豆家湾村被口头坝乡政府列入2017年精准扶贫脱贫的重点村。

  刘平还介绍了借助云雾山玄家殿寺庙在陇南地区的影响力和云雾山独特的自然景观,拟开发云雾山旅游业,进而带动当地村民脱贫致富的设想。

  看到眼前这位侃侃而谈的年轻人,我不禁对他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脚踏实地,求真务实的精神所感动。

  在村子的几天,常常陪伴在母亲左右,陪她说话,陪她到村里走走,陪她观看村文化广场施工工地的场景,陪她在铺设了水泥路面的乡村公路上散步……母亲一边看一边感叹:“共产党的好政策噢,花这么多的钱为村里搞建设,路修到家门前,看病还能报销,吃穿不愁,老百姓享福了,先人们哪能想到有这么好的社会噢!”母亲用她那朴实的语言表达着对党和政府的感激之情。我笑着对她说:“这么好的社会,那您可得多活几年,让我们好好孝敬您。”

  母亲眺望着远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望着她那有些佝偻的身躯和满头花白的头发,我鼻子酸酸的。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封堵市区新市街十字人行道路口缘何引发热议?
2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期盼养老和医疗改革再迎新突
3   【春计·春忙】麦积区:植树造林正当时
4   读懂老人“求收养”的孤独与渴望
5   【新春走基层】山窝里飞出金乌鸡
6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奏响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