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陇南日报  >  四版

【竹实】拉 柴

 2018/06/05/ 16:05 来源:陇南日报 马进祥

拉  柴

马进祥

  我小时候,每年农闲时,我们庄子里的人就会去一趟很远很远的大小南岔的山里,用架子车拉一趟柴用来烧茶水,还有在遇到节令、有大事的时候用。

  记得哥哥们与庄子上的人相约进山的时候,母亲开始给他们做干粮,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面拿出来,烙饼子,烧焪锅,带炒面。那时候我还小,没有跟哥哥们进过山拉过柴,至今觉得是个遗憾。我最多按约定的时间牵上牛,带上干粮,和小伙伴们去二郎岗,在通往新庄小南岔河的那个虎家庄桥头,等待拉柴火的人力车的到来。因为那个地方有个长坡,重车非得用牛“挂捎”才能上来。“挂捎”,是指架子车重车上坡时,人力无法推动,便由人掌车辕,前面用牛或驴骡通过绳子牵引,人牛合力。

  山里砍柴,不确定因素很多,加之人力拉车,不可能按约定时间到达。没有任何手段得知前方消息。常常我们拴了牛,从早到晚等不来车队,跑了空趟,人饿了,牛也饿了。有时车到上坡路,又错过了接车“挂捎”的人,人力实在拉不动,就到附近的亲戚跟前去借牛“挂捎”。一次我正在上学路上,在一个叫七家沟的树荫下休息,见到三家湾的表兄急匆匆到我家借牛,去给蒿支沟口人实在拉不动的装了柴火的架子车“挂捎”。

  当看到母亲为哥哥们进山,做了平时家里舍不得吃的那么多好吃的,什么锅沓呀、白面饼子呀,心痒嘴馋。听着大人们从山里回来,谈论山里拉柴的种种故事,望着远处群山里有两个车辕状的枝干模样,我一直对于庄子里大人们成群结队去山里拉柴火,那种睡露天、搞野炊烧烤的生活充满了想象。

  后来才知道,到山里拉柴,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浪漫。拉柴,那是农村最苦最危险的活。把架子车拉到山下,然后爬到山上砍柴。因为近处的柴火都砍光了,要砍柴只有到没有路的山上。山陡又无路,只能将柴火捆好,从山顶往山下滑溜,充满危险,一不小心连人带柴火一起滚下了山。因为那个滑溜的“溜道”,当然很陡,陡得几乎垂直,不然柴火又没有滑轮,怎么能滑动呢?柴滑下来以后,再背到架子车跟前。一架子车的柴火需要几天的忙活才能装满。没有帐篷,只能露宿,遇到下雨,只能钻到架子车底下。他们一般都是结伴而行,因为一个人无法完成装车、上坡、下坡。上坡的时候,需要几个人合力,互相帮忙一辆一辆地推动架子车,到平路再各自拉车。

  今年有机会我去了当年大人们拉柴火的那个叫黑沟的山里,在成片茂密的灌木丛林里,当地人办起了农家乐,生意红火。据村主任介绍说,以前缺燃料,这里的桦树、茂密的灌木林基本上被人砍光了,这十几年来农户烧煤炭用太阳灶,不再砍树了,因为雨水偏多、气候湿润,在这个南乡山野里,灌木林才又长起来了……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