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陇南日报  >  四版

【阅读】麦田里的少年

 2018/06/06/ 15:40 来源:陇南日报

  

  沈奇岚

  欧洲的城市总是有块雷打不动的老城区,往往也是现在的市中心地带。在德国明斯特读书的一大享受是步行穿越整个老城。碎石铺成的路上,会偶然发现嵌着建造年份的石头“公元1580年”或者“公元932年”。

  今天街上有些不对劲,有许多人在游行。我心头一紧。

  可是,游行的人好像都是孩子,在那里吹着喇叭,互相谈笑着,慢慢地结队行走。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和我擦肩而过的几个女生,打扮得花枝招展,还在头上戴着一个小小的王冠,脸上满是笑容。我走到街的那头,这群人又吹着喇叭回来了,似乎比原来更高兴了,有人走出队伍去街边买了糖果分给大家吃,嬉笑着。

  我有些疑惑了,这是什么游行呢?

  “哈,这是他们的毕业游行。这里的高中有个传统,每年举行完毕业考试之后,都要上街游行,宣告自己的成年。”一边的老奶奶看得很欣喜,说不定里面就有她的孙子或孙女。

  难怪,是这么愉快的游行,向全世界宣布:嘿,你们别想再管我了!

  毕业是一种仪式,就像揭去咒语,可以成为另外一种样子。

  我当年觉得,高中毕业的最大好处就是:再也不用做考卷了。那个暑假真是夜夜笙歌。每天醒来后,便是和同学们约着去哪里打牌,吃一堆易发胖的膨化食品,大家一起打保龄球,唱卡拉OK,外出旅游,或者交男朋友。固然知道要看书,要做些准备,可是,此时不快活什么时候快活?

  青春大概就是如此,拥有的时候,尽管挥霍,都还无穷无尽。那时候永远不会想象自己30岁的样子,只知道第二天醒来时,等待自己的依旧是这美好清晨和无限未来。

  就像我眼前的这些游行着的高中毕业生,他们只知道这个暑假依旧有蓝天白云,她和她的朋友们可以穿着比基尼在校园的草地上晒太阳。他们在宣告自己的成熟,却并不清楚自己在告别什么。

  后来一次毕业,是大学。那天也是兴奋的,毕业典礼上,大家排队和打扮得和圣诞老人一样红彤彤的校长合影,和教授合影,和任何来看望自己毕业的人合影。然后为了省钱,和六个好友一起合着租了两套学士毕业服,大家轮流穿,急匆匆地做了无数扮相,最后在限定的一小时里还了回去。大家兴奋地一直在笑,都疯疯癫癫的。

  散伙饭吃了一顿又一顿,都是议事。我们庆祝,我们狂欢,我们告别。有喝醉了狂吐的,有终于借酒对着心仪已久的女生告白的,有跳到桌子上唱歌的。有四个男生从练琴室扛了一架钢琴到女生宿舍楼下通宵演奏,等他们酒醒之后,怎么都抬不动那架钢琴了。

  而后急匆匆收拾行李上路,再见面已是多年后,已是西装领带,已是笑得温暖而职业。

  直到多年后再想起毕业时的情形,才能明白毕业时自己告别的究竟是什么。

  青春是一片泛着金色光芒的麦田,曾经的我和你和他,都爱在那里嬉戏玩耍,以为这就是永远,以为会天荒地老。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