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陇南日报  >  四版

【竹实】帮扶记

 2018/06/13/ 17:04 来源:陇南日报 袁兴荣

  

  袁兴荣

  2018年5月31日一大早,几只喜鹊在院场前的白杨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对于48岁的农村妇女刘琴英而言,这是她一解愁眉的日子。

  这一天,她在经过整整10天的等待后,终于在区民政局拿到了陇南市武都区临时救助公函。公函告知给予石岁才(户主)农村临时生活救助4850元。区民政局谢股长一再叮嘱刘琴英:“临时救助的4850元最迟在下周的周五前打到你家‘一折通’卡上,到时你去银行查询,如果还没有见到这笔汇款的话,请拨打我的电话。”说着顺手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4850元,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刘琴英来说,两个上大学的儿子两个月的生活费就有着落了……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刘琴英家在武都区黄坪乡黄坪村阴坝社,一个地处西秦岭大山褶皱处的深度贫困村。全村194户人,乡亲们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到新疆等地打工和种植中药材白芪为主。

  今年三月山桃花绽放的时节,我们进村进行“一户一策”调查摸底,建档立卡贫困户高达56户,刘琴英家就是其中之一。

  老话说,头上有毛的话,谁愿意装秃子。刘琴英家的窘迫境况让人不忍叙说。丈夫石岁才,今年51岁,没有啥手艺,差不多十年了,春去冬回,就在汉中万邦公司当保安,月收入也就2000元;妻子刘琴英,常年有病,还挣扎着打零工给两个儿子挣点生活费。可坚持到2014年,身体实在扛不住了,去医院一查,心脏病,心率极低,还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几年间,陆续到儿子就读城市的医院门诊治疗,前后花费3万余元。因为门诊就医的缘故,医药费无法报销……两个儿子,一个在江西冶金职业学院,一个在兰州文理学院,兄弟俩每年的学杂费、生活费至少3.5万元……

  今年4月初,麻绳从最细处断裂了。石岁才夫妇打点行装,准备又去汉中打工,走之前,也是贫困户的邻居请石岁才帮忙砍一棵责任田里的老香椿树。老树没有砍倒,一斧头却砍到自己的左脚上,导致左足开放性外伤,到陇南中西医结合医院治疗,前后又花去1.3万余元,至今生活不能自理,靠双拐行走,暂时失去了劳动能力。而贫困的邻居留下4000元,匆匆赶往新疆打零工去了……

  5月中旬,当漫山遍野的槐花飘香时,我们再次补充完善“一户一策”精准脱贫计划来到黄坪村,见到了从医院回家不久,靠双拐勉强行走的石岁才。

  生活的煎熬没有因为突然的变故而中断。两个孩子向老师、同学求助月余,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向千里之外的父母哭诉。

  清楚地记着,5月21日,瓢泼大雨下个不停,贫困户石岁才打来求助电话,我顿时陷入束手无策的尴尬境地。愁苦间,正巧原来单位的同事来了,出了这样一个求助民政局的主意……

  瞌睡虫遇到了枕头,立马行动。第二天下午,就从武都区民政局领到了甘肃省临时救助申请审批表,局长特意叮嘱,正常两个月研究一次临时救助,这是个特殊情况,把资料弄齐全,材料报来,立马研究解决。从民政局出来,我迅速将申请表拍成图片发送给石岁才,让他赶紧告知两个外地求学的儿子,尽快从学校开具原件证明材料,快递寄回。刚好单位同事次日要再次去村上,便上门让石岁才填好申请表,督促其准备好相关资料,抓紧时间盖好乡、村两级公章……此间经历了诸多曲折,但结果还好。

  在收到石岁才两个儿子的学校出具证明的第5天,拿到申请表的第10天,石岁才终于如愿以偿盼来了雪中送炭的救助公函,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刘琴英拿到临时救助公函后,几度哽咽,一再表示感谢党的恩德,救了他们一家。“我会叮嘱孩子好好学习,将来报答社会。虽然我是个病身子,但我还是打算养些鸡补贴家用,想法子把日子过下去。”刘琴英说。

  黄坪村山前岭后的高半山上,一株株中药材白芪正茁壮成长,一朵朵灯笼般的白色小花在雨露的滋润下绚丽地绽放……我们期盼石岁才这些建档立卡贫困户在经过精准脱贫后生活会一天天好起来,富起来,把贫困户的“愁帽子”甩得远远的,甩到大山之外……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