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陇南日报  >  四版

【阅读】凉风起时

 2018/06/14/ 17:00 来源:陇南日报

  

于 丹

  夏日炎炎,而眼看得细了,心也就静了,渐渐地,在这随时随地的微妙景致里,也能得一处清凉安顿。

  田园诗人孟浩然,曾在一个大热天里思念朋友。人在屋里,推开轩窗,迎风一瞬的清凉:“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乡野田园有荷花的香气迎风而来,甚至耳边还听得到竹子上的露水清清爽爽地滴答下来,化开心里的那点点凉意。

  古诗里的夏天,总有随处可见的清凉。杨万里写过《暑热游荷花池》。“草摇头忽报侬,披襟拦得一西风。荷花入暮忧愁热,低面深藏碧伞中。”天真得如同一首儿歌。天太热了,连小草都在不停地摇着头,低喊着:热呀,热呀。怎么办呢?“披襟拦得一西风”,索性把吹过来的凉风给拦下来吧!回头一看,“荷花入暮犹愁热”。就算暮色低垂,荷花还是热得发愁。所幸荷花也有地方乘凉,“低面深藏碧伞中”。你没有发现朵朵红荷都打着一支一支的小碧伞吗?荷叶就是它们的遮阳伞,只一低头,就藏在伞底的阴凉里了。

  夏日的清凉舒爽,不只有手中的伞,还有心里的诗。北宋诗人苏舜钦,夏日开窗,凉风穿过疏竹,悠然躺在床上,痴看白云飘去。“北轩凉吹开疏竹,卧看青天行白云。”“树荫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此时正当午时,理应最热。诗人抬头瞥见白云行走在朗空之上,境界开阔,竟不觉暑气蒸腾。闷热往往是空间的逼仄,而心有天光,便觉清凉疏阔。

  恰在此时,“梦觉流莺时一声”,听到的那一声鸟的啼鸣,打开了这一瞬的闷热,升出一片脆生生的清凉。

  有人说,空调大概是工业现代化里最差的发明之一。屋内制冷,带来凉风的同时,户外承载了更多的燥热。我们一边体验着舒爽清凉,一边制造着烦闷热浪。

  真正的凉,在心中的安宁。而古人的诗句,就像我们小时候,奶奶和姥姥讲故事的那把大蒲扇,原始手工,凉风起时,诗意驱散了烦闷,带来了自然的清静。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