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陇南日报  >  四版

【竹实】记忆中的票证

 2018/10/30/ 22:37 来源:陇南日报

  □李福安     前些天,我回到家,进入卧室顺手从床边的书柜里翻开一本古书,无意中发现书页中夹着一张早已发黄的粮票,不禁勾起了我对那个票证年代的回忆。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记得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起的就是粮票、布票、肉票、煤油票、香烟票、火柴票、肥皂票等票证,几乎生活中每一样不能缺的东西都与票证紧密相连。我家兄弟姐妹8人,我排行老五,小时候几乎就没有穿过什么新衣服,都是哥哥们穿小了接着穿,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有一年新年,母亲叫我接着穿哥哥们打着补丁又补丁的衣服,我死活不肯,哭着闹着,父亲才拉着我的手怀揣着一张布票去集镇上(当时叫公社)购买新布料,又带着我去找一家裁缝店做新衣服,我蹦蹦跳跳很是欢喜了一阵子。

  那个年代买肉只有用肉票才能买得到,每天早上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每次父亲叫我去排队买肉时,都希望自己能与那个卖肉的叔叔沾点亲,这样就能多多少少地暗地里走点后门,手起刀落时,多割点肥的。肥肉在锅里炼出的油可以炒菜,炼完油剩下的油渣子吃起来真是脆香呀!可每次轮到我买肉时,总是包着骨头,心里很是生气!那时候就想等到我长大了,一定要当售货员,卖肉的,多好的职业呀!在那个时候,煤油更是紧缺。虽说在农村许多人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需要灯的时候很少,但毕竟有时还是要用到灯火,如农忙季节,经常早出晚归,还是要点灯的。可每户每月只供应几两煤油,因而人人不敢乱用,即便晚上需要,一家人也只点一盏小灯。那时农家妇女,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做针线活,总是好几个人凑在一起,合点一盏煤油灯,借着微弱的光线飞针走线。我读到初中,晚上需要住校复习功课,由于家里煤油很是紧张,晚上上自习时只好把灯芯捏得尖尖的小小的,火光如豆。老师巡视时看到这种情景,用手轻轻地把灯芯捻大,对我说:“不能这样,眼睛会近视的。”等他走后,我又把灯芯捻小,怕煤油不够用。正是在这如豆的灯光里用心苦读,我如愿考上了离家100多里的一所高中学校,但是眼睛却近视了。为实现儿时的梦想,高考填报志愿时我毫不犹豫地报考了省城的一所供销商校,希望毕业后能分配在基层供销社工作,整天与各种商品打交道,父母亲就不用再为家里需要的各种票证及紧俏商品犯愁了,村里人很是羡慕、称赞。因为当时的农村,供销社是票证的集散地,也是紧俏商品的唯一供应处。但我未能如愿,最后选择了教师职业,成为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

  到了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商品越来越丰富,很多票证渐渐失去了它的作用。最早消逝的是那些工业票证,后来副食品票证也不需要了。随着“的确良”等化学纤维布料的大量出现,布票也消失了。再后来,粮食市场放开了,人们不再使用购粮证去粮站买米了。“没票寸步难行”的时代就这样渐渐地、悄悄地退出了历史舞台,随之离去的还有那个时代的落后和贫穷、辛酸与无奈。

  如今无论什么商品,只要肯花钱,都能买到。在许多超市和商场,还不用带钱包,只要递上银行卡一刷,即可成交,人们称之为“一票通”“一卡通”。与那个票证年代相比,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抚摸着这张穿过岁月风尘存留下来的旧票证,我不禁抚今追昔,心绪难平。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